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疑路寻踪在线阅读 - 第2章 真相之二

第2章 真相之二

        朱忠的三个徒弟都是村里的年青人,下班后各自回自己家住。

        朱忠的大徒弟,相当于二厨,是黄丽堂哥的儿子黄志高。

        黄志高为人机灵聪明,在厨艺方面颇有天赋,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

        黄志高说,自己在饭店是二厨的位置,自从自己能独当一面的之后,除非是生意实在好得忙不过来的时候,老板朱忠一般是不下厨的。

        每天餐馆最后一桌客人走了之后,他一天的工作也就算结束了,剩下的员工餐和收拾后厨就都是两位学徒的事情了。

        按理说,平时餐厅打烊之后,两个负责打杂的徒弟都会将煤气罐的阀门给关上。

        即使真像警方调查的那样,因为老鼠咬断了煤气管子而漏气导致的着火,前提条件也得是煤气罐的阀门开着。

        至于这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就得问那两个徒弟了。

        黄志高当时已婚,自己家离朱忠的家并不远,媳妇生了孩子还在月子当中。其媳妇说,当天晚上,黄志高回家之后,哄孩子睡觉就哄了大半夜。

        好不容易孩子睡着之后,刚好眯着,就听见外头闹哄哄的说着火了。

        黄志高顾不得其它,立马下楼加入了灭火的队伍当中。

        两个学徒,当时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

        阿典和阿明。

        两个人都是村里孩子,平时在家没有什么事情,其父母也就想让孩子学一门手艺,看朱忠这饭店开得有声有色的,就让两孩子跟着学厨。

        阿典,全名黄志典。阿明,全名黄志明。

        两个人住在村头,与朱忠家还有一段距离。

        据两个人说,每天歇业之后,后厨收拾的事情,两个人是轮流着来的。

        那天晚上,刚好轮到阿典收拾。

        阿典说,那天晚上他并没有关煤气,是因为老板在灶上炖着鸡汤。

        那段时间,朱忠的大女儿正好毕业班,是学习紧张的时候,这汤是给大女儿炖的营养汤。

        如果阿典所说的是实话,那么完全有可能朱忠在炖汤的时候忘记关火,或者关了火,但没有关煤气阀,就导致后来的火灾。

        那么阿典到底说的是不是实话?服务员小庆证明阿典所说的属实。

        下班之前,她听老板娘黄丽喊了一嗓子,这一嗓子是对老板说的,让老板将鸡汤提前炖好,第二天早上起来热一热给女儿喝了再去上学。

        朱忠在老家的父母还健在,他也并不是无家可归。

        在得知警方通报朱忠身背着两条人命案的时候,黄阿柄和村里的邻居没有一个人相信的。

        都认为朱忠这么勤劳朴实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

        最终确定朱忠就是杀害何之念与朱梅的凶手的另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一枚指纹,警方当年在何家小楼案发现场一楼卧室抽屉边缘采集到的一枚指纹。

        朱忠的尸体虽然被烧焦,但其右手的拳头呈握拳状,指端尚有部分皮肤残存,可见模糊纹路。

        这枚指纹经过与朱忠那只右手残存的指纹比对百分之九十五相吻合。第八书库

        另有多名证人证明当年朱忠酒后确实吐露过,他与何家两条人命案有关。

        综合各种线索,最终绵城警方认定朱忠就是当年杀害何之念与朱梅的凶手。

        ………………

        车子在新湖公园外围转了数圈之后,萧默始终没有找到如今的南厝村在哪里。

        春阳市最近几年发展的速度可以说是日新月异,当年普普通通的小渔村如今已经不复存在。

        萧默依稀记得,当年的南厝村应该就在靠近新湖公园的位置。

        但现在,靠南边的那一片地方,已经是高楼林立,那一片面朝大海的海景房每平米价格直逼六位数。

        谁会想到,那年的小渔村,如今已经被高档住宅区所替代。

        南厝村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但它附近的蓝海村还在。

        新湖公园另一个出口的村子,当初乔安的案子,萧默与村长陈兴结缘,前不久朱建军失踪的案子与陈村长又一次打了交道。

        在新湖公园前面的环海公路上转了数圈之后,萧默一时找不到方向,方向盘一打,拐进了蓝海村,在村头的村委会见到了陈兴。

        虽然说蓝海村与南厝村那年中间隔着大面积的滩涂。

        但陈村长对于那年朱忠一家四口葬身火海的事情还是记得十分清楚。

        他说:“毕竟那是四条人命的大事,想不让人记得都难。”

        村长虽然对于朱忠这个外来女婿不是很了解,但朱忠的饭店在当时的南厝村和蓝海村却是名声在外,谁家要请个客啥的,有时候也会去朱家的饭馆撮一顿。

        朱忠的徒弟黄志高,陈村长熟悉。

        因为黄志高的媳妇陈海燕正好是蓝海村的女儿。

        说起黄志高,陈村长竖起了大拇哥。说这南厝村拆迁之后,以往穷得叮当响的南厝村村民就赚大发了,个个皆是拆迁暴发户。

        但几年过去了,真正守住财的人并不多,这黄志高不仅守住了财,事业还做得风生水起。

        春阳市家喻户晓的餐饮品牌连锁店,大碗菜的创始人就是这黄志高。

        大碗菜萧默当然知道,但他确实不知道这大碗菜背后的老板就是当年朱忠的徒弟黄志高。

        春阳市某高档写字楼里,萧默见到了大碗菜的老板黄志高。

        短短的几年过去,黄志高的变化还真是挺大的,与那年那个浑身上下洋溢着后厨油烟味的厨师相比。

        如今的黄志高西装革履,举手投足之间大老板的派头十足。

        黄志高十分健谈,他对于自己创造的餐饮品牌十分满意。

        他说:“警官,我缺钱吗?我不缺,拆迁的时候,我家那一栋老宅子赔了几千万。但我始终觉得人活在世界上总得要个追求。我喜欢炒菜,师傅将我领进了门,我不做出一些名堂来,对不起我师傅的栽培。”

        他这句话的最后,带着一丝更咽之态,对于朱忠萧默不知道如何评价,他年青时候或者操蛋了一些。如果何爸爸和母亲的死真的是他所为的话,萧默对他就不仅仅只是恨意。

        但对于朱忠收的这个徒弟,在言语举止之间,在萧默看来倒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