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银龙的黑科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有内鬼 停止交易!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有内鬼 停止交易!

        这种麻布缠卷的裤衩并不是珍妮萨尔的特产,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在战场上分清自己人,并且以鲜血般的红色树汁漂洗上色,用来表露自己改革卡琳珊的决心罢了。

        卡琳港城外,庞特奴隶交易所。

        是这只奴仆护卫军的头儿,至于为什么不是号,那是因为在他身前代号的人大多已经死了,而他则是代号最靠前也最听话的一个。

        他此刻同样手持一柄长矛和包铁小圆盾,身着一件黑色的亚麻小裤衩,

        事实上这种亚麻制品原本应该是淡黄色的,但长时间不洗,就成了黑灰色。

        卡琳珊的全境就只有卡琳河和冰之河这两条大型水源,但河水中经常充斥着大量类似鳄鱼、狮群等大型肉食凶兽,有时甚至还有从大海中逆流至淡水区域产卵的多头蜥,是以普通人获取淡水的风险和成本都很高。

        绝大多数卡琳珊的底层人,一生中只会洗三次澡。

        那就是出生时、结婚时与下葬时。

        而像他们这样的奴隶,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正经洗过一次澡,因此身上往往弥漫着一股发馊的味道,在那些贵族口中,这是‘奴隶与贱民’的味道。

        自己闻不出来,他只知道,每当主人带着客人们来临时,总会忍不住的捂住口鼻,眼露嫌恶之色。

        曾经听其他半路变成奴隶的人们说过,一定是主人在他们这批‘孤儿’身上投资太多,成本太高,却没能得到超过其他奴隶太多的成果,所以迟迟卖不出去。

        这就是主人嫌恶他们最大的主因,就像是用麻绳揩屁股时黏在手上下不来的屎———明明是自己产出的废物,却怎么都甩不掉。

        不过,他今天刚刚收到消息,他们终于要被卖掉了,买家出手很大方,将他们整个交易所的奴隶都包圆了。

        他童年时也曾幻象过离开这里,从此摆脱掉身上的‘气味’,但等到长大后,他才知道,他很可能永远都无法摆脱这种味道。

        因为他即便被主人卖给新主人,他们,依旧是奴隶。

        身材有些干瘦的此刻正眼神空洞的注视着那些正被交易所打手们从铁栅栏中一个个赶出的奴隶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亦或是,已经没有任何想法,平静的等待命运的到来。

        这时,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身材肥胖的格纳特在几名护卫的陪伴下,缓缓的来到了这群奴仆军的面前,掏出一张喷过香水的手帕捂住口鼻,指着他,命令道

        “号,我现在命令你,待会儿给我盯着和我们交易的那群人,一旦对方有异动,你们要在第一时间把他们拿下,听明白了没有?”

        “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主人!聆听您的意志!”

        当即跪下,俯身亲吻胖老板格纳特的脚趾。

        格纳特缓缓点了天头,似乎还是比较满意对方的态度,当即俯身,幽幽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奴隶,告诫道

        “别以为我把你卖给了别人,你们就可以立刻背叛我,在契约彻底生效之前,你们依旧是我格纳特的奴仆军。”

        “您永远都是我的主人。”赶紧道。

        格纳特意味莫名的笑了笑,不再言语,摇晃着满身的赘肉,踩着奴隶不住发颤的背,又在几个护卫的搀扶推动下,才将其塞进了驼车里。

        如同珍妮萨尔他们所预料的那样,由于这笔大订单直接清了整个瑞登联合会的库存,所以格纳特无论怎么重视都不为过,不但瑞登联合会的几个家族俱是派出的一部分私兵,加上庞特交易所原本的武装队伍,凑出了一只上千人的队伍。

        之所以凑出这么多人,其主要目的倒不是为了防备珍妮萨尔,而是防备可能发生的奴隶叛乱和来自其他城邦势力的袭击。

        六千名奴隶,其中一部分还接受过军事化训练,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让格纳特他们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是,截止到现在,一路上除了永恒不变的炽阳,似乎并没有遇到任何意外。

        四个多小时后,他们在翻越过一座沙丘后,就看到了远处波光粼粼的卡琳河,而在河水上,正漂浮着十余艘帆船,其中一艘正是前段时间在海盗圈子冲传的沸沸扬扬的‘铁甲舰’。

        只不过格纳特完全看不出这艘船除了大一些,与其他三桅船有什么区别,至于其他十几艘二桅帆船,一看那杂乱不堪的风格,就知道是在港口临时购买或雇佣的船只。

        他们仅仅行至一半就停了下来,这是在卡琳河进行交易的默契。

        因为再往前,就进入了对方船只的弩炮和舰载火炮的打击范围,虽然那些玩意儿在广阔的沙漠上很难命中目标,却架不住对方的炮多啊。

        而船舰的威慑,同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的保证买方的安全,避免黑吃黑。

        奴隶商人格纳特示意自己的副手吹响牛角号。

        很快,那艘船上放下几条软梯,一头火红长发的艾丽莎则在以菲利克斯为首的金戈冒险团的护卫下,缓缓向沙漠中走来,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四名冒险者用两根原木有些费力抬着一个大铁箱。

        如果此刻有海盗在这里的话,多半能认出那就是之前曾经把他们坑哭所谓装满了魔法材料结果全特么是石头的箱子。

        只不过这一次,李维为了稳住这群奴隶贩子,还真在箱子里塞满了交易的金银币。

        李维这个穷逼领主一般是不愿随身带这么多金币的,这些都是从菲舍那儿临时借的,是他这些年在城邦制度改革前,靠着自家经营的海产瞒着自己那便宜女儿安娜攒下的私房钱。

        就在两者缓缓靠近时,北方某座沙丘后,一群身着红裤衩和披风的肌肉兄贵们同样猫着腰注视着这一幕。

        “赫瘸子!咱们还不上吗?我感觉再趴下去,我裤裆里都能孵出俩鸡儿了。”

        全连队最矮担当的铁锤小声抱怨道。

        至于他身旁的眼魔基克,则早已经跟烤熟的咸鱼一样,神情萎缩的瘫在沙丘上,不住口吐白沫,连话说的力气都没有。

        他感觉自己八成儿是得了干眼症了,再过会儿就要成炙烤眼魔了。

        唯有一旁的大个子贺加斯跟个木头人似的没啥反应,眼见一只蜥蜴从面前飞驰而过,被他猛地俯身嗷呜一口咬下,就只剩下一根尾巴留在嘴巴外面了。

        赫伯特则是看了一眼身旁依旧无动于衷的潘托斯和有些发蔫的塞纳瑞安,安抚道

        “再等会儿,至少等他们先交货再说。”

        这样能够最大程度上避免奴隶的死伤。

        既然打着‘国际人文关怀主义’的旗子出来打秋风,若是需要‘拯救’的奴隶在冲突中死了个大半,领主那儿跟珍妮萨尔那边也交代不过去啊。

        就在不是斯巴达的三百兄贵对远处的交易队伍虎视眈眈时。

        离他们不到一里地的另一座沙丘上,一条和被贺加斯吞下的那只差不多大的绿皮蜥蜴缓缓从砂层中冒出了头。

        它两只眼睛四处环视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跑哪儿去了呢?难道在天上?真不愧是没有丝毫尊严可言的银龙啊,成天就喜欢干这种混迹在人类中的事情,真没意思。”

        绿龙克雷奥纳特不由吐槽道,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

        “不过人类的女人,还是有点意思。”

        那一天,已经在巴托地狱呆了上千年的他,终究没能忍住那个人类女老板的诱惑,发生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故事,为此省下了赔付一件成衣的银币。

        克雷奥纳特觉得自己很赚。

        不过身负提亚玛特神谕的他还是在半夜偷溜了出来,循着气味一路跟踪到了行进山脉的珍妮萨尔巢穴,但碍于辉煌之瑞留下的迷锁碎片,他只能在外面守着。

        刚刚在主物质世界尝到甜头的克雷奥纳特思来想去,又召唤了一只眷属在那儿帮他蹲点,他本龙则又溜回了卡林城那家成衣店里。

        看着刚刚从孤独中醒来满脸哀伤的老板娘,顿时肃然起敬。

        接着又发生了为期三天的富婆快乐系列故事,这才终于头顶渣男的名号从老板娘的怀抱中挣脱而出,一路尾行到了这里。

        老实说,他至今还没弄懂对方的意图,好好的一头银龙成天就是不干龙事儿。

        就算是要劫掠这批奴隶吧,在绝对的实力差下,要么干脆自己出手短时间内解决掉,要么索性就直接扔给眷属去搞定,为什么要要无聊的陪着督战呢,回巢穴数金币难道不愉快吗?

        这就弄的他很尴尬了啊。

        直接上吧,他又忌惮对方就是造成耐兰瑟尔群岛灾祸的元凶之一,自己压根儿惹不起。

        若是直接祈求邪恶之鳞的神恩吧,万一对方仅仅真的就只是个不到传奇的屑龙,那他以后在自己的同僚面前,一张大脸还往哪儿搁。

        他需要等待机会,需要弄清楚对方究竟想干嘛,摸清楚对方真正的底细和实力。

        反正在巨龙尤其是绿龙的时间观念里,他克雷奥纳特有的是耐心。

        又何曾知道,李维之所以这么干,防的就是提亚玛特,索性将自己置身于战场的漩涡中心,置身于众神的眼皮子底下,让提亚玛特即便有心搞他,也要投鼠忌器。

        就在克雷奥纳特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时,就看到那名红头发的人类小姑娘命人撬开了那口大箱子,让后满箱的金银币暴露了出来。

        属于金币的夺目光辉,瞬间就占据了克雷奥纳特的全部视界。

        啊!我的眼睛!!!

        “噢!金币!我的金币!额唔!”

        克雷奥纳特不自禁的喊了出来,紧接着一愣,赶紧捂住嘴巴,缩进了沙丘中,给自己连扔了好几个隐匿身形的法术。

        但他这边造出的动静,却依旧引发了交易双方尤其是奴隶商人那边的警惕,就连悬停在天空给自己套了个隐匿之纱的李维也不由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老板!有第三方,怎么办?”

        那名副手看向格纳特问。

        “艾丽莎船长!你们不守规矩!”

        格纳特则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即拔出一把弯刀,以无比凶狠暴虐的眼神看向艾丽莎,随时可能择人而噬。

        “呵,也许是你们的人不守规矩呢,就连你们瑞登联合会内都派系林立,天知道是不是那群贵族捣的鬼。”

        艾丽莎却是怡然不惧的一阵冷笑,然后一边示意自己的人带着奴隶们缓慢后撤,一边面色严肃的说道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你们已经拿到了钱,我们拿到了奴隶,交易已经完成,祝愿你们能够安然回到卡琳港。”

        格纳特死死的盯着这位早在剑湾创出硕大名头的剑湾女王,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目不斜视的咬着牙问一旁的副手

        “能判断第三方是谁的人吗?”

        “已经冒出来了!正在向我们快速移动,血色战裙!是珍妮萨尔那群疯子!”

        副手同样有些惊讶道

        “但头儿,他们似乎只有两三百人啊。”

        “两三百人?”

        格纳特第一时间似乎也有些不太相信这个答案。

        旋即背脊突然如同被浇下了一盆冰水似的一哆嗦,看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退出百丈开外的北地买家,再朝着卡琳河上的船只看了一眼,举起长刀发出怒吼

        “冲过去!俘虏剑湾女王,夺下他们的船!那是我们活下来唯一的机会!!!”

        “!动手!去拖住他们!这是命令!”

        强忍着契约带来的心绞痛,沉默了片刻,一剑砸开挡在身前的汉子,眼神空洞的朝着那群赤色的身影迎去。

        如同迎接他们早已既定的命运。

        随着三百奴仆军的反水和交易所护卫们朝着卡琳河畔的突击,人群中瞬间响起奴隶的惨嚎声。

        就在刚刚,格纳特突然想到,珍妮萨尔不过是由一群奴隶组成的反叛组织。

        由于宣扬废除奴隶制度的理念,不但饱受其他既得利益组织的排挤和迫害,甚至就连在卡琳珊的底层民众甚至很多奴隶本身,都并不是的很拥护他们。

        可就这样一个先天畸形且弱小的组织,却如同钉子般在卡琳珊一扎就是二十年。

        而在他的印象中,珍妮萨尔的每一次出手,都极为谨慎且慎重,也很少失手。

        试问这样弱小且一个组织,可能会这么傻乎乎的来送死吗?

        那么既然只派出了这三百来人,那么就肯定抱着必然能吃下他们的把握!

        就在奴隶商人格纳特理清思绪孤注一掷,就在血色开始洒落在沙漠上时。

        所有人突然觉得脚下一颤,有些人本能的朝着北方看去,就看到那群离他们至少还有六百步的‘珍妮萨尔’军前行之势猛的一顿,右脚齐齐踏下,陷入沙丘,然后猛地将手中唯一的长矛投掷而出。

        三百根长枪发出凄厉而渗人的破空声,径直越过了本能举起包铁圆盾的奴仆军,落入了正在前突追杀金戈冒险团和奴隶群的护卫队中。

        就像是钝器扎入猪肉的声音。

        噗噗噗噗噗噗!

        就看到接连有人被长矛径直贯穿,钉在地面上,甚至有两个倒霉蛋被串在了一起。

        一时间,到处都是人们惊恐绝望的惨嚎声。

        仅仅一个照面。

        格纳特的手下的护卫团就减员了近三分之一。

        。